现代护理网卫生
班主任让我脱她的奶罩,高龄熟女50P|美貌值超标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一首末盘王的帽子舞和一首梦想的抱人横踏不仅把到场的粉丝看的惊叫连连,还把其他家的粉丝目光吸引而来。 “哇!他们是杂技团吗?这舞蹈也太难了吧。” “但是看的很过瘾

一首末盘王的帽子舞和一首梦想的抱人横踏不仅把到场的粉丝看的惊叫连连,还把其他家的粉丝目光吸引而来。

“哇!他们是杂技团吗?这舞蹈也太难了吧。”

“但是看的很过瘾啊。”

也有人发现了其他。

“这个新人团是全开麦吗?”

“大发,好像是耶。”

“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也不怕劈了。”

“这舞蹈和这开麦实力,这个团有点底气。”

朴哲秀在台下喊得嗓子都快哑了,狂热兴奋的状态与一群尖叫的女孩子融合在一起毫不违和感,直到那群男孩子朝着他们挥手躬身下台后过于狂热的心情才逐渐平复下来。

“姐,秀秀姐,拍的怎么样了?”朴哲秀脑袋伸过去就想要看照片,他姐金雅嫌弃地拍开弟弟的头,名叫“秀秀”的眼睛姑娘把相机递给他看。

朴哲秀看着相机里好友的一张张照片笑的眼睛都眯起来,秀秀姐不愧是被他姐称作“拍照大佬”的女人,照片就算在高速移动中都高清清晰,还根据自己的感受拍出了当时的表现形式和风格,喻星垂优秀的表现力和出色的脸蛋仿佛透过照片即将出来。

心满意足的朴哲秀问起了另一个问题,“怎么感觉星垂没有多少part呀,他不是主唱吗?按道理来说不是应该比较多吗?”

金雅低头调试相机的手一顿,“他确实是很多了。”

朴哲秀不相信,“那我怎么没看见。”

“他话筒一直拿着很少放下,嘴巴也在动。”金雅眼神复杂,“你没发现吗?全开麦的现场,他全程都在和音。”

喻星垂普一开口,金雅就认出来了那是她心心念念的声音,原本一直看着那个唱Rap的墨镜少年,接着目光就移不开了,举着相机全程盯着他,看着那个少年在镜头拍摄不到的地方也依然歌唱。

看着相机中金发少年,金雅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像是突然遇上了一样物品,你不是多喜欢它,可又无端移不开眼。

后台。

防弹们接二连三地往回走,在拥挤的走道中对每一个路过的前辈敬礼,一段不长的路,愣是走出多了一倍的时间。

直到回到待机室,这个众团混聚仅靠隔板挡开的待机室,嘈杂却也给了他们一个下台后安心的地方,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才任由情绪包裹住自己。

金硕珍因为在舞台上裤子要掉下来自觉变现不好而哭泣,大家围着他安慰他。也有像忙内们这样满脸的兴奋未褪,找着摄像机诉说自己的心情。

喻星垂低头浅笑着,接过助理递过的水润润嗓子,闵玧其和金南俊走来,“哥,辛苦了。”

喻星垂摇头,“谈不上,大家又何尝不是。”

方PD给了喻星垂一个很难的任务,他要求喻星垂在全开麦的情况下全程和音。

“星垂,你和柾国是主唱,而你更是防弹的大主唱,我需要你稳住团队的后方。”

作为一首鼓点强烈,舞蹈强劲,嘻哈为主的歌曲,本可以不需要在舞台上把背景音唱出来。唱了,是会为舞台增色不少,不唱,因为高难度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从我最初看见你,我就有这个想法了。我的团队,再也不会因为vocal被质疑了。”

喻星垂答应了,在这样高节奏舞蹈中不仅完成自己的部分,还有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继续歌唱。

“Vocal LINE其他人还在成长,若是有朝一日质疑的声音响起,你和你的所有舞台都是最好的证明。”

少年人有热血,有冲劲,他们不缺冲锋陷阵的矛,差的是安稳后方的盾。

“其实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谁适合谁上了,”他们在歌曲分配上采用这种办法,闵玧其看着金南俊,示意他继续说下去,“若是还有谁能在这种强度下继续和音歌唱,非星垂哥莫属了。”

金南俊从不吝啬夸奖,那位哥也确实有这能耐。

……

“嗨,大家好,这里是防弹的Rap monster。”金南俊抬高手臂以便摄像机能把他完整地录进去,他还是带着墨镜,“在计划开始之前都是由我或者成员们自行录制的。”

“大家应该跟好奇我说的是什么计划吧。”金南俊小心翼翼地探头,压低声音靠近相机说话:“今天是Zoe哥的生日。”

他发出一声奸笑,意识到自己好像声音太大了,大个子整个人又缩起来,“Zoe哥的生日是6月15号,很中间的日子是不是?和我们出道的时间很近呢。一年的中心,一月的中心,还在火辣辣的夏季。”

金南俊本来还想说跟喻星垂完全是相反的,但是很快意识到这哥现在还没显露得太明显,舞台上的他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粉丝还不了解刚出道的他们,之前的演讲视频也比较片面,他们还以为星垂哥是个看起来冷淡实际上比较闹腾和荷尔蒙肆意的人,这哥也为了团队一改安静的性子,在镜头面前话也比较多。所以还是把话憋回去了。

“我本来打算为他准备一个隐藏摄像机。”说着又笑起来,藏着隐隐的兴奋,但是兴奋过后理智也回来了,就有些苦恼,“但是那位哥很敏锐,一不留神就会被他发现了。”

“所以就安静地为他送上祝福了。”不是金南俊的声音,金南俊让出一点位置,让闵玧其露出一个角,手抬高保证两个人都能进入镜头。

“大家好,我是SUGA。”闵玧其示意金南俊跟他走,于是镜头转换,换成了第三人称视角,不再是自己拍摄,清晰的摄像头把两人完整地映出来。

两人穿梭在大黑狭窄的走廊里,走过几间房间推开了会议室,郑号锡正在里面摆弄蛋糕,他听到声响抬起头。

“Hello哦大家,我是厚比哦。”郑号锡露出一个元气满满地笑容,闵玧其虽然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为了拍摄他还是明知故问:“HOPExi是在做什么呢?”

哇偶,这哥真的是短时间就成为了一个了不得的综艺人了。

郑号锡内心诽腹,手上很诚实地把蛋糕斜倾方便摄像机拍摄,他已经把年龄数字蜡烛插上去了,靓丽的粉红于一片雪白的奶油中鲜艳夺目,“在装扮生日蛋糕哦。”

雪白的奶油覆盖着花花绿绿的水果,不显甜腻增添清爽,郑号锡为不了解喻星垂的粉丝解释:“Zoe哥不喜欢吃甜食,所以选择了较为清爽的水果蛋糕。”

他们为了方便认知,面对摄像机基本称呼艺名,本命只有私下才会叫。

闵玧其坐下来看着蛋糕,“感觉只有数字太单调了,再插几根蜡烛上去吧。”

“诶,是吗?”郑号锡眯起眼睛打量,发现确实如此,拿过一旁的袋子再翻出几根蜡烛,闵玧其和金南俊各拿几根预备插上。

蜡烛拦腰折断的时候金南俊僵硬地愣住了,残骸在手里想毁尸灭迹都难,为了维持住金南俊刚出道的队长威严,闵玧其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挑起话题转移视线:“哟罗本一定很好奇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人,其他人去哪了呢?”

“他们在上课哦。”

金南俊偷偷摸摸地抽回手,把残骸揣进兜里,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镇定自若地接话:“各位之后不要被吓到哦,上课的讲师是Zoe哥。”

“那哥从小学唱歌,体系正统,理论实践都丰富,以前当过声乐老师,所以现在是他在负责成员的Vocal。”郑·喻星垂头号迷弟·号锡骄傲地挺起胸膛,一副与有荣焉,“所以等下上课期间我们会突然进去的。”

小心翼翼地把蜡烛插上,眼看着那个瘦小纤细地蜡烛好端端地陷入雪白的奶油海洋中,金南俊才长舒一口气,“话说这是我们第一次为Zoe哥过生日耶。”

“那哥来的时候是冬天,等他生日来的时候我们就出道了。”

蛋糕的蜡烛插得差不多了,闵玧其在工作人员的招呼下小心地捧起蛋糕,“那不挺好的,以后生日可以和我们的出道纪念日一起过。”

郑号锡想了想还是摇头,“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意义还是不一样。一个是迎接星垂哥诞生的日子,一个是迎接我们诞生的日子。”

闵玧其也不和他们争论了,眼看着要走到练习室门口示意大家安静嘘声,众人不由自主地屏息迈步。

郑号锡开路,在练习室门上的透明小窗试探情况,里面喻星垂坐在钢琴前,大哥和忙内们认真跟着琴声歌唱,歌声盖过了他们一波人碰撞间发出的声响。

郑号锡回头比了一个可以的手势,金南俊气声说话:“蜡烛,蜡烛点上。”郑号锡又急急忙忙从工作人员那接过打火机点上。

等到一群人蛋糕点好,摄像机架好,气势鼓舞好,一骨碌推门进去顶着室内几人刷刷投过来的眼神就是大喊:“生日快乐!!”

“星垂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哥!”

“生日!快乐!”

喻星垂惊讶地瞪大双眼,向来冷淡的面孔少见地有了明显的情绪波动。他已经好几年没有过生日了,从母亲去世后就再也没有人记得了,渐渐地连他都不在意了。

可是现在,大家的脸上笑魇如花,开心灿烂,他们对着他说祝福,有成员们,也有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眼神温润,笑容温暖。

金硕珍把喻星垂从椅子上拉起来推到前面,练习室的灯被顺势关掉了,只剩一片微小但温暖的烛光于脸上投影出光,“阿喻,许个愿望吹蜡烛吧。”

愿望?

喻星垂很少许愿,他相信有些事情比起单纯的空想许愿,他更愿意不说只做地去实施,亲手把愿望变成现实。

可是现在,或许是因为气氛太好,人太柔软,他有些意动。

于是他顺应那一丝感觉,顺从地合上手掌眯起眼,于一片星暖烛光中许下他此刻最迫切的期望。

『如果可以,愿此刻所在之人、所拥之情永不褪色,万万长久。』

他睁眼,吹灭这一湾烛火。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