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玉米他里干妈妈,在老师家补,老师喝醉了|给我一个换装的机会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夏日海滩边上烈阳当空,游人如织,蔚蓝的天空与海水在地平线上相交模糊边界,融为了一体,海鸥低低掠过水面,欢笑声随着水花飞扬四溅。 “所以我说了,我在度假,拜托,”只穿着沙滩裤的男人带着一副墨镜,单手叉腰接着电话,语气很是不满。 “这种时候就别

夏日海滩边上烈阳当空,游人如织,蔚蓝的天空与海水在地平线上相交模糊边界,融为了一体,海鸥低低掠过水面,欢笑声随着水花飞扬四溅。

“所以我说了,我在度假,拜托,”只穿着沙滩裤的男人带着一副墨镜,单手叉腰接着电话,语气很是不满。

“这种时候就别来打扰我了。”

“既然很重要,那么就交给佩珀处理,她会处理好的。”

挂掉电话的男人显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满意结果,他在潮水涨起没过自己的脚尖之前反身回到了巨大遮阳伞下的躺椅前,一边躺下一边摘了墨镜伸个懒腰。

“哈——”

“让我猜猜是谁的电话。”悠闲交叠双腿躺着的楼云身着一套黑色性感泳衣,咬着吸管吸冰镇西瓜汁,脸上带着促狭的微笑。

“毫无疑问,”在楼云说出答案之前托尼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说道:“还能有谁,这时候还是先别再提他的名字破坏我的心情了。”

“好吧,你这时候不心心念念你的马克新战甲的进程了?”她松开吸管,猩红舌尖探出舔了舔管口。

托尼一本正经的回答,但是眼神已经飘向了吸管:“当然,工作归工作,休息的时候就要尽情的享受。”

在托尼从并排的躺椅中间侧过线的时候,楼云淡定的伸出左手抵住他的脸,“想喝可以,自己去买一杯。”

“亲爱的,我只是想喝你的。”他颇为无辜的眨着焦糖色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招摇扇动,勾人心弦。

“显然,我并不想再打翻一杯西瓜汁,重新去买也很麻烦。”楼云抱怨着,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口,黑眸狡黠,“乖,自己去买,别动歪心思。”

“真是不解风情。”

托尼咕哝着躺回了原位,没半分钟还是自己爬起来去买了两杯沙冰,暖橙橙的芒果沙冰被放在身侧圆桌上,楼云笑的眯起了眼,欢快道。

“芒果沙冰赛高!”

利用丰富经验一杯芒果沙冰讨好女朋友的富翁先生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晚上的行程计划又被贾维斯安排的妥妥当当,他们接下来就只需要享受了。

甜甜的芒果酱裹挟着凉凉的碎冰被吸入口中,周身的炎热似乎也被完全吸走了一般,得到短暂降温的楼云顿时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夏天的时候喝沙冰绝对是人生一大享受啊!托尼也太懂我了!

喝完沙冰又在躺椅上咸鱼了一会,楼云就拉着托尼潜水去了。

一开始她还规规矩矩的戴着专业设备和托尼手牵手下水,温柔的光线在水中折射游曳,生活在浅海层的鱼儿们从身边大片掠过,蔚蓝的色泽在眼中盛开,惊艳根本藏不住,她抽回了手,在托尼疑惑的目光中粗暴的卸除了所有的装备。

还不等托尼愕然的伸手去抓她,楼云身上便泛起了一股柔和的白光。

楼云衣柜里有很多套能够在水下呼吸自由活动的套装,但是在海洋里,最适合的毫无疑问是人鱼套【深海之梦】。

光芒褪去后,乍一看好像是穿着浅蓝纱摆鱼尾裙的银发少女灵活的靠近了托尼,在层层叠叠水中飘扬的裙摆下,几乎与浅海融为一体的尾鳍若隐若现。

楼云上带着恶作剧成功的笑容,在水中毫无阻碍的开口,“怎么样,有没有被我吓到?”

托尼叹了口气,富有磁性的声音隔着氧气罩模糊不清,“如果你是说那无异于自杀的脱掉潜水装备的举动,我的回答是是的,你把我吓到了。”

“亲爱的,我错了,”楼云委屈巴巴的把属于人鱼的绝美容颜凑近,然后脸上重新扬起一个兴致勃勃的笑容,“走吧,我们去更下面看看,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战甲的变身手环还在手上套着的托尼不置可否,他放心的握住楼云的左手,“好吧,人鱼小姐,”他笑着说,“麻烦你带我领略一下深海美景。”

“在那之前,”楼云游开了一点,但是没有松开手,一个隔绝海水的透明泡泡罩住了托尼,“你可以把氧气面具卸下来,也许那样你会舒服一点。”

托尼依言照做,令人惊奇的是这个泡泡里充满了氧气,他把左手贴在泡泡壁上,材质摸起来很柔软,然而并不容易被打破。

“你的能力总是令人感到惊喜。”托尼赞叹着。

半只手伸进泡泡里的楼云有些得意,她摆动鱼尾,在海中毫无阻碍的下潜,光线渐渐因为深度的原因被海水吞没消失不见,与此同时,更多的鱼群,水母,珊瑚等等印入了他们的眼中。

楼云转过身面对着泡泡里的托尼,牵着他自然下沉,脊背最后触到了柔软的沙子——他们下潜的区域深度有限,现在已经到底了,然而几千米的海底不是谁都能来的。

她的鱼尾一拍,整个人自然的从躺直起身,在深海中她的视线不受任何限制,然而手中收紧的力道让她知道,人类这个时候已经失去了视野。

没有关系。

楼云拿出一颗散发着淡淡白色柔光的夜明珠抛到泡泡里,同时呼唤来了附近几十只深海水母,它们摇曳在不远处,散发着颜色各异的光芒,配合近处夜明珠的光,将他们身周五十米都照亮了。

托尼面对黑暗有点紧张的情绪稍有缓解,虽然有楼云拉着他,泡泡也隔绝了海水,但是那种渐渐下沉被黑暗笼罩的感觉仍旧会让他感觉十分不适——他到现在也没有找过心理医生,没有进行过任何治疗。

但是托尼并不是会就这样说出口的人,他只是若无其事的将目光移向四周打量,然后被一些因为没有光所以长的特别随意的生物丑的辣了眼睛。

他看到一只六个腮的鱼一张一合那长满细小牙齿的鱼嘴从面前旁若无人的游过,半响憋出一句话,“这也太丑了!”

说实话楼云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在她感知中她看到的更多,也更丑。

说好的深海美景变成了奇景,楼云略有点心虚的推着泡泡往回游,那群深海水母在送出了几百米后渐渐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里。

原本毫无光亮的深海渐渐的色泽开始变淡,等到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对人鱼来说也只需要十几分钟,他们就回到了更近更浅的海域里。

这里的海底并不昏暗,尽管光线也十分有限,但是各种会发光的鱼类充当了照明作用,在珊瑚丛中游曳的鱼群亲昵的凑上来,楼云松开托尼的手,虚虚抱着鱼群拢成的鱼球,把脸凑近,然后被啄了几十口。

她有点痒的抬起头,笑声传递在海里,吸引了更多的鱼类,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人鱼是一种非常亲近的生物。

托尼隔着泡泡,也点了点因为好奇凑近的鱼头,对方收到惊吓似的急退了好几米,又慢吞吞的游了回来。

有贝类一张一合它的壳呼吸,楼云低头游到它身边,浅色的薄纱随着水波荡开,人鱼整个人就像是会发光一样。

她把蚌体内的珍珠取出来,在耳边一直抱怨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在体内碍事的声音终于消停,然后是一片的赞美感谢声。

楼云随手把珍珠埋在附近的沙子里,然后鱼尾一甩反身回到还在戳鱼的小孩子似的托尼身边,对方轻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的收回手,与他嬉戏的小鱼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类不跟它玩碰头头的游戏了,但是更亲近的生物游到了身边,它就欢欢喜喜的凑过去在她脸上蹭来蹭去。

“真是喜新厌旧的小鱼。”托尼见了不由得抱怨,语气里的指责意味很明显,但是一转口又消失了,“我好难过,需要摸摸人鱼小姐的尾巴才能好。”

他已经对人鱼这种传说中的生物很好奇了,只不过一路上都没有机会进一步接触,这时候可不得趁机提出要求。

“当然,我很乐意。”楼云歪了歪头,“就地坐下”把鱼尾巴伸进了泡泡里。

裙摆的薄纱和半透明的尾鳍混在一起,几乎让人分不清谁是谁,托尼凭借着摸上去的手感一一分清,然后凑近看了排列整齐颜色透亮的浅色鱼鳞,伸出手摸了一把,“你有触感吗?嗯,我想应该是有的。”

那认真的态度宛如是在做科研,楼云哭笑不得,一尾巴轻柔的糊在他脸上,鱼鳞冰凉的感觉顿时在托尼脸上蔓延开。

“我这算是被你扇巴掌了吗?”

眼看着托尼似乎又要借题发挥占点便宜,她只好借口时间不早了把人带回浅海他们方才下水的地方,又把套装一收重新套上潜水套,和托尼若无其事的上岸,在工作人员的热心指导下回了方才的海滩,他们沿着鹅卵石路去了就近的烧烤店,在升腾的滋滋白烟与香味中与周围人完美的混合在一起。

超级英雄?不,他们只是出来旅游的小情侣而已。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