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我把姐妹弄到,干妹妹小说|修仙这职业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周黎飞身上前:“见过何师叔。” 来的金丹真人是行宪峰郑峰主的师兄,周黎只知道他姓何,如今执掌宗外大阵。 “不必多礼。”何长老见周黎没事,摆了摆手,即刻放出神识在四方天地间一一扫过,又隔空控制了十余个修为在筑基之上的修士,连连发出十多道讯息。

周黎飞身上前:“见过何师叔。”

来的金丹真人是行宪峰郑峰主的师兄,周黎只知道他姓何,如今执掌宗外大阵。

“不必多礼。”何长老见周黎没事,摆了摆手,即刻放出神识在四方天地间一一扫过,又隔空控制了十余个修为在筑基之上的修士,连连发出十多道讯息。

忙完后,方问周黎道:“方才因何在此斗法?”

周黎早已不着痕迹地把手中的玉简藏入储物戒,又重新拿出一块,在里头刻录上吴妩向她出手之后的场景。此时便将之奉给何长老,又摇了摇头,“弟子也不知,因今日刚突破筑基,原本正在巩固修为,不想却沉迷入忘机之境……

说到这里,她神色一窒,气息都乱了几分。

何长老只当她小小年纪突破筑基,得意时却遇到危险,产生了惧意,便道:“刚突破就面对忘机之境,本是心境修为反噬,危机重重,但见你如今安全平顺,就知已过了这一关。如此,祸兮福所倚,以后修炼之路反而会更顺。”

忘机之境是化己身融入天地,而与天地大道合一,正是修士筑基之后一生的修炼方向。修真路,长且崎,“沉迷于忘机之境”便是埋伏在整条路上的累累深坑,一不小心就要踏入。

不小心的原因有三:一、对天道感悟过深,沉迷于道韵。二、自我、私心太少,无欲无求,沉迷于修炼。三、道种根基不稳,沉迷于伟力。

周黎突破筑基的年岁太小,甚至比她师父萧靖宇还早,而她的灵根、家境、悟性都比不上萧靖宇。她的突破,在所有人心目中只是机缘巧合,如今修行歧途落坑,无论吴妩还是何长老,都下意识地认为该是第三种原因。

“是,多谢师叔教诲。”不管怎么样,何长老总是一番好心安慰,周黎默默压下了脑海中的影像,也用心道谢。

其实,从身边天地灵气改变时,她就已经从忘机之境中醒转了,但在萧靖宇的影像在幻阵里出现后,又陷入了幻境。直到萧靖宇消失,那时候,她察觉自己思维混沌,便把一丝神识躲进了神魂里青莲道意中,方才保持清醒,既看完了全程,也记下了所有事情。

这一次,最大的收获当然是探听到了关乎青莲的一点蛛丝马迹。而最大的苦恼,包括方才忍不住的心乱,则是因为萧靖宇。可这件事上,她完全不敢多思多想,心头分明在意,却真的不敢在意。

向何长老礼过,周黎继续道:“正于危险中时,灵觉忽生警示,弟子便醒了过来。睁眼就见到一位筑基期的姑娘正在施法,灵力已临身,幸好有师父赐下的道法符箓,方能一挡。”

幻境中的事情不能随意传出去,却要尽快告诉师长,让他们依着线索查一查。像吴妩,这么目标明确地向她而来,知道的也绝对比她,这种人,在修仙界也不知道有多少。她可不想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何长老听完,霎时神识出窍,在这片空间仔细感悟片刻,才发现了之前没看到的端倪,凝重道:“天地气机不稳,是有人布了幻阵,你不记得事情也寻常。”

实际上,以他的修为,直到现在才发现不对,便可见这个幻阵的高明。周黎能从中脱险,已是灵觉悟性过人了。

“其实弟子也有所猜测。”周黎又提起一个细节,“在弟子用了青龙道法诀后,就见气机乍变,虚空中有十八颗白玉珠子纷纷落下。”

“这是布阵之物——是什么样的白玉珠子?玉简中有……”何长老见周黎点点头,便读了读她之前奉上的玉简,读完不动声色。

周黎觉得何长老像是心里有底,追问道:“师叔可得出线索?”

何长老沉吟片刻,点头道:“两件事上你都是当事之人,也该知悉一二。这位筑基修士应与今日你们攻下的魔修有关。峻儿说青云镇出魔修是宗内弟子大意所致,实是安定人心之言罢了。实则,这魔修能进入青云镇,却是受了一位女修士的控制,不知以什么手段瞒天过海。他在测灵根台下被刻意放松压制,因此你跟许师侄方能发现。”

“控制魔修?这是想做什么?其心可诛!”周黎皱了皱眉,“这么说来,罗师兄检查人群就是为了甄别可疑修士。”

罗峻到来时,周黎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对于发生了什么事都一无所知,过后许远平一语概括,她听过就算,当时根本没有多想。

如今听说魔修是为修士所制,周黎回忆了一番,就道:“当时场下并没有筑基修士。”

想想也是,如果场下真有筑基期,就凭他在众人险死时都没有出手,便已经是天大的疑点,罗峻查到时完全可以直接控制住了。

何长老道:“当时查得冰鉴阁附近也没有筑基修士,只是她能带魔修入镇,想来定有一番障目功夫。方才攻击你的修士又能布置高明幻阵,这就对上了。”

闻言,周黎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如今何长老的猜想是以魔修为因,可周黎自己知道吴妩是为了她的青莲而来,两者有可能毫无关联。不过这也不妨,双方都是筑基修士,宗门既已盘查,想必就不会漏掉任何可疑。

此时已经将近寅正,天光微亮,星辰多数暗下。

两人说完正事,何长老也要去帮助搜查,看了下方一眼,对周黎道:“这里的事便交给周师侄处理,切记好生安抚,勿把修士消息传扬出去,过后宗门弟子自会过来布阵防护,安全方面,无需担忧。”

说罢,身形一闪,瞬移离开。

周黎也注意到家中乱哄哄的动静,苦笑了一声,直接降落。

“阿黎,到底出了什么事?”她一入门,周荀便迫不及待发问,厅中坐着的一堆人也纷纷出声。

这些人都是被大动静引来的左邻右舍,他们急慌慌到了周家,见周黎与术霭宗仙师正在上空说话,大部分人便放下了心,又好奇不已,虽不敢去打扰两人,却留在周家不走了。

要安定人心,周黎想了想,也只能把锅往自己头上盖。

当下,她对着众人恭谨一礼,唬得他们连连避让,才苦笑道:“众位都知道阿黎今日突破筑基期,自然便要趁热打铁,巩固修为。谁想修炼时忘了是在家中,便放出个道法,结果闹得动静这般大,不仅各位叔伯姨婶被吵到,就连宗里的师叔都被惊动了,以为有外来修士在镇中恣谑,连忙赶来……”

“原来是这样……”  

“哈哈,阿黎现在都这么厉害了,随便出出手可是惊天动地。”

“不妨不妨,不是外人逞威就好。没什么大事,都是近邻,周丫头不用客气太过……”

周黎话还没说完,众人听到是她修炼时不小心弄出了动静,就已经纷纷宽慰。她十二岁突破筑基期的事情早已经人尽皆知了,大家心惊的同时也巴不得卖个好,如今可不正是机会。

周黎连忙感激地一一谢过,又道:“唉,我这回可是好生受了一番训斥。师叔临走时要我一定要向街坊赔不是,大家若有损伤,我也定然负责到底。”

“不用不用,哪有什么损伤!宗门的仙师就是客气……”

“就是听个响,只当帮你欢喜了!”

不管他们怎么说,周黎终究还是送了些惠而不费的养身丹药出去,她又态度极好,让人倍有面子,众人告辞时便一个个笑容满面。

周黎也心情不错,她有理由相信,以后家人与邻里的相处必然会更和睦舒心。

待人走光时,醒来片刻的周启又睡着了,赵云莲把他抱回房,一直没说什么话的赵云竹冷不丁道:“黎儿,究竟出了什么事,跟今日的魔修可有关系?”

周荀跟赵云莲是心大,听什么信什么,可赵云竹对魔修很是敏感,又都是今日出的风波,一下子就联系了起来。他也了解一些修炼之事,知道巩固修为根本与道法没什么关系。再说,他更不觉得以外甥女的谨慎,会在家中“不小心”使出道法。

闻言,周黎一愣,周荀本就为舅兄的话狐疑,见她这样,脸马上板了起来,“你这丫头,现在都学会对家里报喜不报忧了……”

周黎只好把告诉何长老的版本跟家人说了一遍,又安慰道:“我回宗后自然就安全了。接下来,行宪峰还会安排弟子在镇里暗地巡逻,必然不会再出问题。”

见家人都放下心来,周黎又跟他们商量起把弟弟带到宗门住一段时间的事。

如今,她突破了筑基期,除了杂役弟子名额外,还拥有带四个凡俗亲人入宗的名额,接周启去住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不是爹娘不愿意,她更想一家人都聚在一起。

话说完,天已经亮了,周黎继续去冰鉴阁为新弟子测灵根,不免又跟周荣裕、许远平说了一通夜里的事。

很快,三天时间过去,测灵根任务完成,周黎带着周启,带着三百多个孩子登上许远平驾驭的云舟,准备回术霭宗。

周启坐在漂浮的云团上,控制着云团挪动,跟身边几个青云镇小孩子撞来撞去,哈哈大笑。

“周仙师,周启也是跟我们一样去术霭宗修炼吗?”皮肤黑溜溜的小男孩看着这边好久,终于还眨巴着眼睛走过来询问。

周黎身边围着好些新弟子,但最引人注目的是长得一个圆润可爱的女孩,她双颊粉扑扑的,穿着无袖又才及膝的薄裙,最特别的是头顶光溜溜的,居然没有头发。

她控制着云团滑到了周黎旁边,替周黎答道:“不是,周启是去周姐姐那里做客的。”

周黎点点头,笑道:“琳琳答对了。”

燕琳琳眼一眯,嘻嘻笑了起来。

许远平刚好在这时进入云舟,黑溜溜小男孩“哦”了一声,不说话了,也不走,就站在周黎旁边,捋起袖子,轻声背着臂上的《蛟爪诀》气孔标记。

周黎笑着听了会儿,惊讶道:“唐亮,你把《蛟爪诀》的穴窍运行图都背下来了?”

唐亮“嗯”了一声,一双眼睛当真发着亮,黑溜溜的脸上,表情在骄傲与羞涩中徘徊,“我去年才看到《以武入道》,之后一个多月就会背了,跟辛陶他们一样!”

现在辛陶、陆月云、王仲应三人可是十分出名,而且还在广大修仙界中混了个脸熟。明雀也是比如,相比起来,同样出镜的白歆声势却莫名其妙地低了很多。

“那真了不起,辛陶都比你大了四五岁呢。”周黎这下子真的惊讶了,周启拿着特制琉璃臂玩了三年,偶尔还会连错穴窍位置。

而辛陶三人,其实他们用来背诵的时间才一旬出头,但当初为了一个月内练出蛟爪诀,周黎可是强压着他们背诵得昏天暗地。

唐亮脸更红了,黑红黑红的,兴奋道:“我现在还没有修炼出内力,可是等到入了宗门,就能引灵入体,直接练《蛟爪诀》了。”

“你现在修炼就是为了《蛟爪诀》吗?”周黎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

燕琳琳在旁边“哼”了一声,鄙视道:“没出息!”

唐亮瞪大眼睛,“《蛟爪诀》很厉害的!前儿,周仙师就是用蛟爪挡住了筑基魔修。”

这个例子杀伤力很大,燕琳琳张了张粉嫩的小口,说不出话来,神色中满是纠结。

周黎没有理会他们的争执,这两人十之八九会成为七峰真传,就先熟悉一下也好。

这一次测出灵根的六百余个孩子中,资质最好的就是这两人了。唐亮是木系六十七,接近上品;燕琳琳更是比周黎资质还好的天才级别——火系九十二,极品灵根!

这样的灵根数值,一测出来就引起了轰动,饶是术霭宗并没有那么□□裸的风气,燕琳琳也享受了众星捧月的待遇。而宗门里,铸器峰要迎来一阵抢夺弟子大战了。

“捍卫”了蛟爪诀,唐亮得意片刻,又想到什么,唉声叹气道:“可惜我不是第一个学习《蛟爪诀》的人,要不然,一个月内学会,就可以召唤来蛟龙了!”

“……”周黎看着小男孩闪亮的大眼睛,想到自己编的故事,不由得生出了一种欺骗未成年的负罪感。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