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老头不要啊小说,小东西叫出来我想听|去冰三分甜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虽然明枫很喜欢自己的事业,但他做不到邀请别人来入行,毕竟他的作品在外界看来有些“上不得台面”。所以Alx说过的话他就随便那么一听,不可能真去跟一个仅仅脸熟的大学生推荐成人杂志模特这种工作。 喻含星…… 明枫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感觉好记也好听。

虽然明枫很喜欢自己的事业,但他做不到邀请别人来入行,毕竟他的作品在外界看来有些“上不得台面”。所以Alx说过的话他就随便那么一听,不可能真去跟一个仅仅脸熟的大学生推荐成人杂志模特这种工作。

喻含星……

明枫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感觉好记也好听。

手机屏幕上是一组喻含星的写真,暖色调柔和明媚,明枫逐张浏览,忍不住给Alx的这条微博点了个赞。

少年的眼神尤为清澈,就算不加修饰也照样纯粹动人,这是明枫之前就已经观察出的结论。

其实他身边也有很多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女,可他们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有强烈的成人感,需要拍一些穿校服的青春主题照时都有些违和。

但喻含星不同,明枫无论是近距离接触,还是看他照片,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那份独一无二的清爽感,眼神对别人没有提防与警惕,仿佛还是个高中生似的单纯。

明枫告别校园很多年了,除了母亲是高中教师以外,他已经接触不到任何校园气息。而能从喻含星身上感觉到这份花季雨季的坚韧感,明枫心里也涌起一丝久违的惊喜。

夏日夜晚的奶茶店前大排长龙,明枫开车停在路边,等人群逐渐散去,才下车去点饮料。

喻含星忙得胳膊酸痛,看到明枫来了,主动开口不好意思地说:“今天果茶都没有了,点奶茶吧。”

“你有推荐吗?”

“我都没怎么喝过……”

“那就做个简单点的吧。”

“冰淇淋红茶可以吗?”

“好。”

喻含星动作麻利,吸管也贴心地为明枫插上,“记得多搅拌。”

“我看见Alx给你拍的片了,很好看。”明枫嘴里含了一大口冰淇淋,奶油细腻丝滑地在舌尖上化开,“你挺适合去拍那种小说书模,干干净净的。”

“摄影师也那么说过……但我对这些很不了解。”

“可以问我的。”明枫说,“对了,你大学是学什么专业?”

喻含星一时语塞,他努力回想自己以前看过的大学热门专业介绍,选了一个记得清楚的回答:“通信工程……”

“听起来好厉害,毕业后做什么工作?”

“互联网吧,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课还有很多。”

明枫点点头,他听不懂那些专业术语,所以也就不好奇喻含星的课程内容了。

“其、其实我不太喜欢这个专业的。”喻含星继续编造自己的谎言,“所以有点想在大学期间内找到稳定工作。”

“喔。”

“你刚才说可以当那种书模……”喻含星脸上浮现出仓促的尴尬,试探性地说,“我有点想试试。”

“嗯,我有很多认识的摄影师,平时都直接跟那些杂志编辑合作的,可以推荐你给他们。”

喻含星眼里绽放出期待的光芒,“谢谢。”

明枫从柜台上抽出一张宣传单,找喻含星要了支笔,写完一串数字后递给他,道:“这是我电话,有事可以联系。”

“啊,好的,谢谢。”

明枫瞄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距离奶茶店关门还有十分钟。

他踌躇不决,考虑是否有必要把Alx的建议说给喻含星听。

也许对方听了会感兴趣,但真到工作时,肯定是要跟其他模特肌肤亲密接触的,这种条件说出来,难免会让别人觉得自己有什么下流的预谋。

可喻含星好像一副缺钱的样子,从他这个年纪过来的明枫深知最初打拼有多么不易,如果能帮喻含星走捷径的话,自己也会多少感到欣慰吧。

“你要是想找个稳定的工作……比如像我这……”

明枫喃喃开口,但话还没说完,他就想收回去了。

——“像我这”什么啊,显得我很得意似的。

明枫忽然有一瞬间的懊恼。

“你知道有个叫《理想主义》的杂志吗?”明枫还是换了个话题切入点。

喻含星也开始装模作样地思考几秒,回答:“噢,好像听说过。”

“嗯,我就是这本杂志的签约模特,公司最近要签新人,你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试一试。”明枫避开了喻含星的视线,“不过我们杂志定位是面向二十岁以上的女性消费者,所以在尺度方面……”

他顿了顿,继续说:“也会比较成人向。”

“噢噢。”喻含星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那我要是想试一试,现在该……做点什么呢?”

明枫看向他,说:“先拍样片,这个我可以帮你约出来Alx的时间,这是他本职工作,所以不会收你费用的。”

喻含星手指握着冰凉的柜台边缘,犹豫着蜷缩起来。

“对这个行业感兴趣的话,你可以考虑一下……”明枫说完,自己先笑了笑,“但如果不是真心喜欢,我建议你还是选择别的机会更好。”

“嗯,我回去再想想。”喻含星诚恳地望着明枫,“谢谢你。”

明枫的目光触及到喻含星明亮的眼睛时,不自觉地低头避开了,“冰淇淋红茶多少钱?”

“今天给你免单。”喻含星说。

明枫吸了一口饮料,浓郁又冰甜的奶香覆盖住整个口腔。

“我改天再来,拜拜。”他冲喻含星匆匆地抬了下手里的杯子,眼睛却一直看着别的地方。

喻含星望着他转身走掉的挺拔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他才如获珍宝般把那张写着明枫电话的宣传单塞进书包里。

晚上回去后,喻含星来不及写作业,就先上网查找《理想主义》的最新动态,果真看到了男模特面试的消息。

最吸引他的不光是内部人员爆料的模特薪酬,更重要的是,新人第一期刊登写真,居然是可以直接跟明枫合作。

跟明枫……

跟明枫?!

喻含星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画面就是明枫几乎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的模样。

想到这个,喻含星突然觉得自己实在太幼稚。其实他到现在看到明枫与女模特的合作写真时,心里都像淋了几滴柠檬汁一样涩涩的,比班里那些追星的女同学还要敏感。

——简直就是自以为是地把自己代入进了明枫“恋人”的角色里一样。

当然,比起触碰不到的遥远幻想,明枫是他经常能面对面见到的活人,靠这一点,喻含星就有足够的勇气偷偷在心里占有对方了。

——只是在心里单方面宣布主权,又不会影响到谁。

可即将要有一个男生能跟明枫拍摄永久保存的亲密照片了,就算明知道这是工作,喻含星还是会提前沮丧。

等亲眼见到杂志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又嫉妒又难过的吧。毕竟,对方和自己同性别,这点对喻含星来说可比那些女模特们的性感身材有杀伤力多了。

如果这样的机会能被自己抓住……

喻含星望着出租屋发黄的天花板出神。

一次就好,哪怕只有一次他也心满意足了。想被明枫用深情的眼神注视,想被明枫用结实的双臂拥抱,想被明枫柔软的嘴唇亲吻,想被明枫……

——想被明枫一直记住。

.

几天后的夜晚,明枫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噢,是你啊。”明枫听出了对方的声音,“怎么打的是这个电话?我给你的好像是另一个吧。”

喻含星一愣,随后悻悻解释道:“我是在你上次叫的外卖订单上找到的。”

“这样啊……那张纸弄丢了吗?”

“也、也没有。”

“那记得把另一个号码存上啊,”明枫说,“现在打的是我工作电话,另一个才是我私人的。”

喻含星没理解明枫话里的重点是“私人电话”,还以为自己打扰到他工作了,于是连忙道歉。

“我今天放假,没事的。”明枫不在意,“怎么了,是考虑好要去《理想主义》试一试吗?”

“嗯。”喻含星手握电话,冲着空气点了下头,“有什么必须满足的条件吗?身高,学历什么的……”

“这个没要求,只要无疾病,已成年就行。”

喻含星握着电话的手僵住了。

成年……自己离十八岁还有一阵子呢。

但是喻含星记得模特选拔的截止时间,自己的生日在这之前,那么也就是说如果真有幸能签上的话,到那时候他也成年了。

“那找Alx拍样片还要出示身份证吗?我、我身份证丢了。”

明枫笑了一声,“当然不用啊,他又不是去网吧查人的警察。”

他笑完,又接着说:“你也太不小心了,身份证丢了,平时生活有需要就挺麻烦的,不过补办起来速度还算快。”

“嗯……”

“你下周一有课吗?Alx那天是空出来的。”

对于高中生来说,周一就是每周的世界末日。

喻含星立刻决定那天请个病假,于是果断地回答明枫:“没有课,我可以去。”

“好,我会帮你联系他的。”

“谢谢。”

到了该挂电话的时候,两人却都没开口道别,仿佛还有没说完的话一样。

气氛陷入短暂的尴尬,明枫察觉到这份沉默的微妙后,率先开了口:“我之后再跟你说其他拍摄的事吧,你记得存我那个号码。”

喻含星对着桌上的作业忙不迭地点头,“嗯,拜拜。”

挂断电话后,他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只要跟班主任请假就好了,自己学习成绩很稳定,批假还是比其他同学更容易的。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