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厨房撞击美妇臀,我把妻子献给县委书记|云醉月微眠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回两位娘娘,民女自知身份卑贱,高攀不起六皇子,所以斗胆请娘娘收回成命吧

“回两位娘娘,民女自知身份卑贱,高攀不起六皇子,所以斗胆请娘娘收回成命吧!”我一把扑跪在地上,言辞恳切,态度恭敬。我也知道这样冒犯不是明智之举,但这种时候再装傻充楞,我真的会在敲锣打鼓声中被人扭送进洞房的。我不要,我死也不要。

“你!”容妃手指着我,才说了一个字,见曦岚也一把跪在了我身边,一时楞住没了声音。

“容妃娘娘,曦岚虽对月姑娘有爱慕之心,但月姑娘既还没接受曦岚,曦岚亦不想强迫了她。曦岚相信终有一天月姑娘会敞开心扉接受儿臣,到时再劳烦娘娘为曦岚主持婚事,望娘娘成全。月姑娘不懂宫里规矩,刚才冲撞之罪,娘娘大量,就饶了她吧。”

曦岚他?我呆呆的盯着身边的人,这小子,演起戏来表情恁的真实,再加上这么帅的外表,若生在我们那旮旯,奥斯卡小金人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

“妹妹,既是曦岚求情,这次就算了吧。至于他俩的事,曦岚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勉强不来,就随他意吧。”淑妃的眼神从我身上一扫而过,然后看着我旁边的人,温柔道,“她早晚是你的人,宫里的规矩也该好好学学了,你找个嬷嬷教她,免得到时出错。这宫里头,不是人人都像容妃娘娘这么疼你又好说话的。”

曦岚拉着我一起谢了恩,然后扶我起身,引着我一一介绍一直围在淑妃、容妃身边的女子。我之前猜得没错,除七公主樱璃外,那长身修立之人是三公主槿瑜,年幼的是八公主梓珞,另五人分别是她五人的贴身丫环宝莲、玉芙、素菁、碧萼、兰芳。我一一向她们行礼,她们又向我身边的曦岚行礼,好一阵忙活。

“四哥,四哥。”七公主欢快的冲拾级而上的男子喊道。

四哥?天昕嵘?我顿时石化。

“儿臣给母妃、容妃娘娘请安。”四皇子行完礼起身,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的行礼。

“想不到六弟和月姑娘也在啊!”天昕嵘话虽说给曦岚听,眼睛却毫不客气的停留在我身上。

我假假的赔了个笑脸,顺便用期盼的眼神瞅了瞅天曦岚,他对我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对四皇子道:“是啊,不过刚巧准备要走的。”

说完就拉着我,径直走到淑妃、容妃跟前,微一行礼:“淑妃娘娘、容妃娘娘,曦岚有事先行告退,改日再向娘娘请安。”

“我才来,六弟便急着要走,就算有事,现在也该是用膳时间,今日难得大家都在,何不一道陪母妃用膳,好好热闹热闹。”两个皇妃还没说话,四皇子便先一步来挽留了。

四皇子你应该还没想到我就是云风吧,早上才去求你老妈被训话,这时候又要跳出来惹是非么?你这么急切的究竟打着什么坏主意?

“四哥,改日吧,今日真的有事要办。”天曦岚不急不恼,依旧好脾气的微笑道。

“母妃,明晚父皇设宴款待望月国使臣一行,不如请月姑娘也参加。月姑娘才艺过人,明晚若能献艺一曲,给父皇留下好印象,想来日后定不会为难六弟与月姑娘。母妃以为如何?”

天哪,做儿子的这么客气恭敬的向做娘的请示,只怕是后妈都会忍不住点不同意,更何况人家是亲妈。

果然,淑妃略一沉思,便对自己的儿子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眼睛看向天曦岚道:“也好,我做个主,曦岚你明晚就携月姑娘一起出席晚宴吧。”

一旁的容妃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估计还没原谅我刚才的冲撞之罪,假意笑道:“月姑娘回去好好准备准备,这身打扮在明晚是不合规矩的,曦岚你在一边看着点,到时莫出了差错,惹你父皇生气。”

曦岚与我谢恩领命,然后退下。

我走在天曦岚身边碎碎念:“曦岚,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明天晚上我可不可以称病不去啊?”

女人就是麻烦啊。一下子给我乱拉红线,一下子又要让我登台表演,还说要找个嬷嬷教我宫里规矩,要是来个容嬷嬷类型的,那我不被活活折磨死才怪呢!5555,想我在龙曜国的时候,哪有这般收敛乖巧的?狐狸可从没埋怨我没规矩过,还是狐狸好啊,我好想他,好怀念在龙曜国的自在日子。

“微眠,你若不愿意去就别去了。”他站住,看着我微笑。

我忽然有一瞬间的迷惑。觉得天曦岚这样微笑的时候其实是最难让人读懂的,因为他将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在笑容里,让人分不清他真实的想法,或许这样的一张笑脸,才是他隐藏自己的最佳假面吧。我仔细盯着他的眼睛,幸好,他的眼睛还是清澈的,眼里有笑意,也有认真。我相信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算了,去就去吧,我也想去凑凑热闹,就是要表演节目有些麻烦,要是只是光坐着吃美食就好了。”我讪讪的自我调侃。

“微眠真的想去?”

“是啊,我可不想再被那些娘娘说不懂规矩了。再说了,四皇子执意让我过去,就算我逃过了这一次,他又会盘算其它的,我又怎么可能逃得去?与其躲避,不如面对。”虽然我心里百分百肯定四皇子要我参加晚宴绝对没安好心,明晚好象是去赴一场鸿门宴一样,但他如此算计于我,又怎知不是给了我一次接近天青国王的大好机会呢?

“微眠不用太担心,我们有约在先的。”他的话有安慰的意思,还对着我眨了眨眼睛。

我微笑,他都这样说了,我能不相信他么?不管日后怎么样,起码这一刻,我是幸运的。

“曦岚,你说我表演什么节目好呢?”既打定主意要去了,那就好好迎接挑战吧!你说要是我明晚趁献艺的机会告诉天青国王我就是龙曜国宰相兼谈判大使,他会不会当场吓晕?嘿嘿!

“微眠想表演什么呢?最擅长的又是什么?”天曦岚微笑,眼睛却有丝好奇与期待。

“歌?舞?琴?”我总不能说单口相声吧!要是广大群众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崭新的艺术形式而冷场,那就尴尬了,“其实我最擅长的是吃和睡。”

我讪讪的笑笑,这是大实话啦。结果天曦岚同学却只盯着我,N秒之后终于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我楞楞的看着他笑得春光灿烂的模样,然后撇撇嘴径直向前走去,真是的,我还以为这人只会假笑呢。

“微眠,微眠,你总不能表演吃和睡吧?”他急走几步跟上我,脸上却仍是那欠揍的笑容。

“曦岚,我想好了,不过需要你帮我准备一些东西,明晚之前备妥,有问题么?”我停下脚步,回头对他能多温柔有多温柔的笑,小样的,看我不整你一回!

“好。”大概被我脸上阴转晴的快速变化吓到了,他好半晌才吐出一个字。

“那你随我来吧,我把我需要的东西一样一样说给你听,明晚之前搞定,你一个皇子说到做到,可别出差错了哦。”我转身低头贼笑着向我的小白宫方向走去。

天曦岚同学,敢笑我,你就折腾去吧,哼!

灯影婆娑,夜如昼。

我终于明白,所谓的我也参加晚宴是什么意思了,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我现在是什么身份啊,平民百姓!怎么可能在这种宴会上占有一席之地,莫说现在与天曦岚没亲没眷的,就算真跟他那啥了,也非得过五关斩六将还得留着小命爬上正王妃的宝座,才可能和那些王公贵族金枝玉叶一桌吃饭。这所谓的参加晚宴,其实也就是让我登台表演个节目,感觉就跟一唱戏的差不多,汗一记。

“曦岚,你快走吧,大家都入席了,别在这里磨磨蹭蹭的了,快走快走。记得等下散席了来接我就是了。”我使劲将天曦岚往外推。

“我还是留在这里陪你吧。”他往我身后看了看,脸上有丝不放心。你问我身后有啥?几口大箱子,一间小厢房呗。我现在只能呆在这里做好表演准备,然后轮到我时我就傻兮兮的跑出去献一回艺。这待遇,悲哀啊!

“滚!”我怒火攻心,口不择言的坏毛病又犯了。

天曦岚同学可能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楞了几秒钟之后,摸了摸他那挺直的鼻子,终于灰溜溜的走了。

我把箱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一一放好,发了一小会呆,然后掩了厢房的门,开始梳妆。外面鼎沸的人声与歌舞声远远传来,看着铜镜里费力盘着高髻的自己,恍若隔世的感觉。越是在这里过得小心翼翼,越怀念在龙曜国大大咧咧的日子,心里也越发想念龙狐狸和穆清林。思来想去,有时候觉得那些日子好近,仿佛就是昨天,有时候又觉得那些日子好遥远,好象再也回不去的感觉。我握着那块凤兰玉佩,狐狸也不知现在在干嘛?可有忧思难眠,可有想我,可有坚信我一定会将好消息带回龙曜国?

“谁?”厢房的门“吱呀”一声,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又反身掩门。我大惊,起身后退,将一直带在身边的清林替我备的小匕首紧紧攥在手里。

好熟悉的背影!可是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会是谁呢?

“主子。”那人转身正对着我,陌生的一张脸,却是云白的声音。

“小白!”我惊呼一声,正欲飞身扑过去,忽又想起了什么,身形略动了下,终究还是止住了。我迟疑的开口,“你真的是小白么?”

“是。”他的眼神有丝疑惑,却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我略一思索,走过去,伸手拉住他的手。那熟悉的冷冷的温度,他真的是小白,这一回我没有认错人了。视线顿时模糊起来,声音也有些哽咽:“小白,真的是你啊,你还好吗?你怎么这身打扮这副模样?你怎么会在这里?云耀云辉他们呢?他们还好吗?”

“他们住在客栈,等你的命令。你怎么到皇宫里来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臭小子的口气永远这么差,倒像是他才是我主子似的。可是这时候听到他臭屁的调调,我却破涕为笑,觉得好亲切:“小白,我这样你也认得出来?你不奇怪我原来是女的?”

“怕只有你一人才觉得自己扮男装能瞒得了人。”

靠,好几天没见,这死小子就不能说些好听的,就不能不惹我生气么?算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问,就不和你计较了:“小白,你扮成这样想干嘛?你也易容了?还套假发?”

“我假扮望月国使者的随从才找到你。”这小子永远只挑他感兴趣的问题回答。

望月国使者的随从?小白的脑细胞也很丰富活跃啊,他肯定是顺着刀疤男这条线一路摸索过来的,四皇子和望月国果然有猫腻。我左右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就快轮到我登台了,我一把拉过小白,轻声交待道:“小白你在这里就好,能混入望月国使臣身边更好。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多说,你晚上到曦岚宫里芷兰宫的小白屋来找我,我有事跟你说。最好我们之间再定个暗号什么的,方便联络。我一会儿要出去献艺,你快走吧,别让人看见了。”

“这衣服是你穿的?”小白好象没听我说话,反而欺身走到我平铺在箱子上的裙子前,那是我昨天画下来扔给天曦岚让他搞定的东西之一,我还以为他会很为难呢,没想到人家二话不说就接了差事,第二天也准时送货上门,丝毫不差。

“是啊。你呆会也在宴上吧?便宜你了,可以看到我跳舞。”我将他往外推,真是的,连狐狸都没看过我跳舞呢,倒便宜了外面那帮人,悔啊,亏啊。

他站在门口,怪异的看了我一眼,终是什么也没说,一转身就不见了。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