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我在厨房插后妈,公车上被 猛烈的进出|治愈系
日期:2020-05-15 23:03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Fate系列 Fate系列 好不容易等到入夜,王宫却依旧灯火通明。 恩奇都一直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尽量不动声色的使用瞬盾六花修复身躯,感觉差不多之后,她忍无可忍的暴起了。干脆的打晕一直用讳莫如深的眼神死死盯了她一天的吉尔伽美什,恩奇都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Fate系列

Fate系列

好不容易等到入夜,王宫却依旧灯火通明。

恩奇都一直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尽量不动声色的使用瞬盾六花修复身躯,感觉差不多之后,她忍无可忍的暴起了。干脆的打晕一直用讳莫如深的眼神死死盯了她一天的吉尔伽美什,恩奇都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吉尔伽美什在恩奇都面前的警惕和防备一直为零,恩奇都一直都很清楚,也为此感到很愉快。

如果不慎引起了这个人的注意就没必要了,恩奇都这样判断。毕竟就在刚才,他还妄图使用语言束缚住她,真是天真的令人发笑。她早已过了会眷恋温暖的年纪,也无法对他人的一路陪伴抱有丝毫兴趣。

恩奇都虽然不排斥与人接触,也会对人类的喜怒哀乐产生共鸣,甚至能与大部分人正常坦率的交往,却也没有向别人敞开心扉的习惯,她认为沟通思想是没有必要的东西,更何况己身对这样过分亲昵的行为莫名反感。

——阻挡在前方的全部都是敌人。

这就是诞生于神明手中的泥沙,名为“恩奇都”的泥人的决定。但是,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傲慢呢。

没错,吉尔伽美什敏锐的意识到了恩奇都不经意间深藏着的目空一切,但是轻慢他人在他看来算不上什么,甚至是理所当然的行为。

身为王本应万众瞩目,无人可以批判他的残酷统治。吉尔伽美什本人就非常喜欢高傲的对手,他既不需要毫无意义的歌功颂德,也不需要无谓之人的认同和理解,真正能进驻他内心的人少之又少。

绝不认可平等,毫无慈悲怜悯之心,不断施行着严苛的暴|政,这样的一名王者却怀抱着试图终结神之统治的狂妄。

随后,他与唯一的理解者邂逅了。在相处中不断磨合、相互督促着成为明君,共同缔造出前所未有的繁盛王朝,却也因为太过接近而触摸到了彼此性格中的不足。

就在刚才,吉尔伽美什终于确信了。

那个人可以慷慨的付出信任,人际交往却浅尝辄止,绝不会容忍有人一直在身边,她甚至对这样彰显过度亲密的行为深恶痛绝。

既亲近又疏离,排斥过分的亲昵,绝不跨越界限,这就是她的处事方针。

如果是相遇的当初,吉尔伽美什绝对会毫无疑义的尊重对方的选择,即便是朋友之间也要留有自由的余裕空间。而现在,他却对于恩奇都的谨慎感到不满。

恩奇都拎小鸡崽似的把吉尔伽美什用近乎是“甩”的动作扔到她刚才躺过的地方,当然,对于这个人比他高这个事实她表示很不开心。

被迫陷入沉眠的吉尔伽美什穿着乌鲁克传统的白色衣袍,露出大半个结实精壮的胸膛,棱角分明的侧脸英气逼人,被柔软的金色碎发轻轻覆盖着。金色的睫毛轻轻颤动,阖上的眼帘遮盖住了那双赤色的瞳仁,总体来说,这种只有脸能看的糟糕男人竟然都有人来示爱,真是令人不忍注目。

吉尔伽美什那头锃光瓦亮的金发在恩奇都看来简直可以当电灯泡使用,那叫一个节能省电居家旅行必备出门良药。

“总而言之……嗯?”

恩奇都伸出纤长的手指戳了戳吉尔伽美什的手臂,指尖随即传来的僵硬触感让她颇感惊讶的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人到底是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紧紧盯了她多久啊,这份小心翼翼的对待出现在恩奇都身上真是违和感满满,也很新鲜。

“朋友……吗?”

随意的摸了一把脖颈,望着指尖摇摇欲坠的鲜红液体,恩奇都低声念叨了一句,不冷不热的神情分明有些恍惚,嘴角在不经意间扬起一个浅淡的弧度,她的笑容单纯又恶劣,平静的分不清是温柔还是不屑。

这个人明明拥有着“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的高神格,现阶段虽然谈不上有多么憎恶着神,一直以来却以人类自居。果然,没有什么比人类更加复杂和有趣的生物了。

“那么,我出门了,朋友——”张开与对方如出一辙的赤红瞳眸,恩奇都的低语轻柔的宛如叹息一般。

身为在这带有几丝凉意的屋内仅剩着的唯一一个清醒的家伙,她的脑海中却没有顾及到对方着凉然后温柔到给他盖上被褥的概念,恩奇都只是仔细查探了一下自己被还原的身躯,对得出的结果还算满意。

果然不愧是神明,那些蕴含着强大诅咒的神力无孔不入的侵蚀她的身体,如果不是还有瞬盾六花,恐怕连她都毫无办法。

“吉尔伽美什,我要去做一件事。”

虽然不是处于巅峰时刻的力量状态,但这足够了。

身负诅咒的恩奇都站在王宫外仰望着天空,眼神澄澈清亮。在万籁俱寂的时光中,她安静地勾起了唇角,聆听着万物之声,对着空无一人的场所自言自语,秀美的容颜上一派森然诡异的平静,然而只有浑身颤栗起来的细胞才知道她此时此刻究竟有多么热血沸腾!

“我想去见识一下云端之上的世界。”

见识一下那些傲慢的神明,究竟因何傲慢。然后,就用这“侵犯神之领域”的能力和他们视为蝼蚁的身躯去亲手拔除他们的狂妄吧!

弑神,这无疑是一个疯狂的决定。

恩奇都对此却感受不到丝毫恐慌和惧怕,仅仅只是想想就令她心绪沸腾,有的只有那满满的兴奋和渴望涌上心头。那股情愫甚至激烈到她的眼眸已经失去了伪装,转化成浓郁的猩红,在浩瀚的星空下,折射出充斥着满满血腥味的微光。

茫茫宇宙,星野辽阔,为胜利而战,为荣耀而战,这就是她的战场!

比痛快地干一架还要更加激动人心啊,没有将恩奇都一击必杀,恐怕将会成为他们最后悔的事情吧。

下意识的没有惊动任何人,恩奇都趁着夜色离开了王城,来到神庙前。

在等待吉尔伽美什成人的那些日子里,她自然不是一无所获,光是踩点获取情报就耗费了不短的时间。

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柔软的青草绿发丝在夜色的渲染下显得格外张扬又绚丽,那个渺小而又耀眼的身姿出现在苍穹之下。恩奇都轻笑着拉开了弓弦,将闪烁着流光的箭矢对准了那一座座神庙。

就在不远的时刻,曾经比任何人都要敬爱神的吉尔伽美什因为恩奇都的昏迷而下令拆除神庙,让所有神职人员全部撤离,这也方便了恩奇都行事。

庄严神圣的伊南娜庙宇在恩奇都坚持不懈的强横力量的冲击之下,终于轰然坍塌。

箭矢撕裂了黑夜,伴随着一声声沉闷的鸣响,石块飞溅,化作粉尘四散,强烈的余波卷起翻滚的气流。

“来的还蛮快的嘛。”

在看不真切的地面上有一个单薄的人影长发飞扬,于黑夜中露出无畏的笑容。

“恩奇都!”伊南娜惊怒交加,驾驭着神兽盘旋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询问:“你想做什么?”

“我讨厌有人俯视我。”庞大的灵力急剧膨胀爆裂,周身膨胀的杀意已经无需掩盖,恩奇都只是简短的文不对题的答了一句,鲜红的瞳仁如同灼灼燃烧着的火焰,承载着盛大的风景。

怒不可遏的女神脸上的表情逐渐转向刻骨的怨毒,既是月神又是司掌战争的少女眼中含着细碎的冰渣,高高举起代表着尊崇地位的手杖。

“你就这么急着想死吗?很好!”

少女胯|下的雄狮声嘶力竭的长鸣,汹涌的洪水卷起浪涛自四面八方的天边而来,声势浩大的挟裹着呼啸的强劲寒风气势凶猛的席卷而来,刹那间,天地变色!

波涛汹涌的洪水漫上陆地,在迎面而来的刺骨冷风中,恩奇都的眼眸猛地锐利起来,隐约透露出阴森的冷光,她不辨男女的纯净脸庞上带着无法遏制的坚毅。

蓝的近乎发黑的天空深远而辽阔,镶嵌在空中幕布上点缀的星辰正在散发着温柔的光芒,恩奇都远远望去,城邦的上空已经从四面八方刮起了汹涌澎湃的飓风,高高扬起咆哮而来的洪流奔腾不息,以催枯拉朽之势袭来,几乎下一秒就能将它们完全淹没,处于沉睡状态的苏美尔却还没能意识到危险的临近。

信仰给予的不安是比暴君给予的恐怖还要更令人困扰的东西,恩奇都完全没想到号称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女神竟然会将她的罪恶带入,让洪水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大地。

“竟然妄图用洪水来阻拦我吗?真是天真的神明啊!”

恩奇都抬起手,凝视着远方。自她手中疾驰而去的光束在乌鲁克的上空结成光幕,凝聚出漫天霞光,瞬盾六花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将整个国家笼罩,保护的滴水不漏。

恩奇都还不至于不近人情到会让无辜的人类为她牺牲。

伊南娜的内心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眉眼间全是浓烈的震惊和恶意,她恨得咬牙切齿:“你这个卑贱的泥人竟然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冷笑着将弓矢换了个角度,恩奇都正式向端坐神座的诸神开战,附加着熊熊烈焰的箭矢破空而去,散发出比太阳更耀眼的光芒,威风凛凛的穿透了夜幕,撕裂黑暗,照亮了整片天空,猛烈的直击云霄。

“你们竟然也会恐惧吗?凌驾于苍穹之颠,高居云端之上,神袛拥有着人类望尘莫及的力量,却竟然也会害怕微不足道的人类吗?”

“你在开什么玩笑!不过是区区人类!”伊南娜语气轻蔑,再度释放出铺天盖地的神力,抵挡着扑面而来的灼热。“竟敢反抗我,践踏我的尊严,恩奇都,你该死!”

“为了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尊严,竟然会极度扭曲到这种地步,因为一己私欲而牵扯到供奉信仰着你们的子民。……神明什么的,终究也不过如此而已。”

在说到“神明”一词时,恩奇都满不在乎的语气中显而易见的充斥了满满的讽刺和讥嘲。

如果当真让洪水冲破防护,恐怕恩奇都见证到的会是炼狱般的痛苦场景吧。正是因此,她才永远无法对这些拥有着比任何人都要更加肮脏和丑恶的欲|望的神祗心存敬畏。

如果所谓高居殿堂的神就是这样的代名词,那么,死去也罢。

恩奇都笑着迈步踏上了天空,毫无犹豫的追击起那些从远古开始便存在于世的神秘。

没人可以撼动她。

“啊呀,吉尔,我大概要食言了……”

最后的最后,拼尽全力斩杀了诸神,耗费着一切维持着瞬盾六花,背负着神之诅咒的恩奇都终于化作了尘土一寸寸崩塌。

自此,人类终于摆脱了神明的束缚,成为这片大地的真正主人。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