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边走边干边操,哦奶头好大,姐姐 噗滋 啪啪啪|『老九门』霜林尽染
日期:2020-05-15 23:04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我回到府上时,二爷还在睡着,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的,二爷身边人都去休息了,我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那片麒麟竭,给二爷放进了嘴里,又含了一口水给他喂下去。 天色已经亮了,可二爷还没醒,我就趴在他身边等着,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我好怕二爷睁开眼睛的

我回到府上时,二爷还在睡着,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的,二爷身边人都去休息了,我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那片麒麟竭,给二爷放进了嘴里,又含了一口水给他喂下去。

天色已经亮了,可二爷还没醒,我就趴在他身边等着,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我好怕二爷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的不是我。

可最后,我却睡着了……

二爷醒来时,便看见我趴在床头,衣服上脏兮兮的,手都来不及洗,脸上一道浅浅的伤疤有点狰狞,但显然已有愈合的痕迹。

二爷服了药,身上也有劲了,单手在我腰间一捞,便将我抱在了床上,我迷迷糊糊便感觉身子一轻,慢慢睁开了眼睛。

二爷倚在床头,正低下头对着我笑,二爷的眼睛长长的,清澈的没有一丝尘埃,一笑起来轻轻地眯着,好像晴朗的的夜空中那一轮皎洁明亮的弯月。

我怔了一下揉揉眼睛,便发现躺在二爷的床上,我一个鲤鱼打挺窜起来就要下床,二爷一抬手给我按了回去。

我:“……”

“豆芽,你给爷吃的什么?”

我张嘴道:“麒麟竭。”

“麒麟竭?”二爷皱了皱眉头,这药不易得,并非是说找就能找到的。

二爷又问我,“药从哪里来的?”

我道:“是奴婢与陈皮阿四去矿山里找的。”

那墓穴里有怎样的机关我没说,我险些命丧黄泉的事也没与二爷提起,可二爷看了看我脸上的伤疤,便不说话了。

这几日,二爷似乎听话了许多,依旧是写写字,剪剪花,可我说让他休息,他便放下手里的东西,早早的睡了。

这麒麟竭果真不是平常之物,二爷身上的伤口不出两天便全部愈合,伤口好了,二爷便开始关心许多事情,比如说,我平时都吃什么,喜欢做什么,晚上睡在哪。

当然,二爷也发现了我手上的珊瑚戒指不见了,二爷问我去哪了,我与二爷说,可能是丢在墓里了。

这几日,八爷九爷也来过,许是怕打扰二爷休息,匆匆说了几句便走了,临走时,八爷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这颗小豆芽算是修成正果了。”

我心道,什么叫修成正果,难不成我这颗小豆芽,还能长成一颗参天豆芽菜……

八爷却笑笑,没吱声。

这些日子忙着照顾二爷,我巴掌大的小屋子许久没有收拾,在地上一跺脚都能扬起半尺高的灰来,我便寻了一天晚上,将衣服都叠好收进柜子里,拿着扫帚把屋子仔仔细细打扫了一遍,收拾好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厨房里为二爷准备晚餐,就听见青衣说二爷叫我,我去的时候二爷正坐在桌子旁,手边一壶清茶和一件白色的信封。

我见了那信封不由一愣,这不是我写给青衣的那封信吗,信上记录了二爷平时的喜好与习惯,还叮嘱她我走了之后,定要照顾好二爷。

可如今二爷的病刚刚好,哪里离得开我,离开红府的事早就被我抛到脑后了。

我心道,二爷定是误会了……

我一进去,二爷一双眼睛紧紧盯在我身上,盯得我很是不自在,二爷问我:“你想走?”

我张了张嘴还未说话,二爷就道,“是不是我让你去八爷府上,你不高兴了?”

我心想,的确是有点失落,可行动上还是摇了摇头,“奴婢不敢。”

“豆芽……”二爷叫我。

二爷最近总是叫我,可每次听起来都有心下微微一动的感觉,我以为二爷会叫我过去坐,可二爷没有,他只是抬起头轻轻的握住我的手。

二爷的手是练过功,下过墓的手,掌心上还结着厚厚的老茧,握在我的手上,总有种温暖的感觉。

“豆芽,你知道吗?”二爷和我说,“丫头刚走的时候,我本是不想活的,我以前只道,这个世上能让我牺牲性命来保护的,只能是丫头一人,什么民族,什么国家,如果没有她于我有何意义?”

我听着二爷的话有些哽咽,正想从怀里给二爷拿块手绢,可二爷的一双手紧紧的攥着,好像一松开,我就会逃走了一样。

二爷说,“可是我后来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一个人在我喝醉的时候一夜一夜的守着,在我绝望的时候每一天逗我开心,在几乎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肯为了我的命,而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换。”

二爷道:“我若是就这么走了,那她又算得了什么?”

我知道,二爷说的都是心里话。

不知何时,我脸上的眼泪已经像断了线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我心道,二爷你别说了,你说的我心里特别难受。

二爷站起身来,又拉着我向前走了两步,“所以豆芽,永远不要和爷说你要走,爷是不会放的。”

我还未来得及说话,二爷就一把将我抱进怀里,二爷的怀里暖暖的,还有股清香的味道,二爷抱得有些紧,我的脖子卡在肩膀上,有些喘不过气。

二爷问我,“留下来好吗,爷已经离不开你了。”

我缩在二爷的肩膀里,用力的点点头。

二爷松开我,对着我笑了笑,我只觉得身子一轻,二爷一个公主抱给我抱了起来,二爷笑的温和,手上的动作却不轻。

我问二爷,“那你再也不让奴婢走了吗?”

二爷反问我,“我让丫头走过吗?”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没有。”

二爷笑笑,“那就是了。”

我听着二爷的话好像有点别的意思,可我却听不出二爷到底有什么意思。

可二爷很快就开始用行动证明了。

二爷才一出门,便有青衣和绢花来服侍我洗漱,我迷迷糊糊的被按进浴桶里,匆匆洗完了又被人捞出来,青衣给我拿了一身丝绸的衣裙,我穿在身上只觉得浑身滑溜溜的,很是难受。

青衣和我说,二爷平时就穿这个,我也就不吱声了。

我问青衣,洗也洗完了,衣服也换了,我是不是可以回房休息了。

青衣却笑眯眯地道:“豆芽姑娘,二爷有请……”

青衣将我推进二爷的房里,门关上便走了,二爷点了一盏灯坐在桌子旁,身上一件月白色底的长衣绣了大片大片的红水仙,我最喜欢二爷这身衣服,二爷穿在身上总有种风华绝代的感觉。

二爷似乎也刚刚洗漱完,头发还是湿的,手边一壶酒,二爷一开盖我便闻出了是女儿红。

二爷见我进来,招了招手拉我在身边坐下,我看着二爷的眼睛,总有种异样的感觉,今天的二爷似乎有些不一样,与之前对我好的二爷还不一样。

我看了看二爷空空如也的酒杯,对着他道:“二爷,奴婢给你满上吧。”

二爷点点头,我拾起酒壶给二爷满上了,二爷看了看我身前的杯子,又看了看我。

我道:“二爷让我也喝?”

二爷只笑笑,没作声。

我只觉得二爷的屋里比平时亮了许多,却不知亮在了哪里,我轻轻一转头,便看见二爷的梳妆台前摆了两根明亮的红烛。

我才要举杯,二爷拾起酒杯,在我手臂之间轻轻一环,仰头一饮而尽。

这下我不淡定了……

我道:“二爷这是要喝交杯酒?”

二爷看着我,“怎么,不想喝?”

我抬头看着二爷,面上温和的很,可语气中总有种我不喝他就会吃掉我的感觉。

我忙道:“喝,喝……”说罢,我举起杯一饮而尽。

喝了交杯酒的后果便是,二爷一用力将我抱在了床上,然后半个身子都压了上来。

二爷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黑黑亮亮的,好像被水浸过的黑宝石。

二爷问我,“豆芽,你怕吗?”

我道:“我不怕。”

有二爷在,我什么都不怕……

可当二爷吻下来的时候,我还是轻轻的抖了抖,二爷的唇太软了,沿着我的唇角一直吻到了脖颈。

(咳咳,以下几句见作者有话要说……)

经过这一晚,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二爷,想要爬上二爷的床,因为,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安全感,从今往后,我与二爷的命运就紧紧的连在了一起,谁也分不开彼此。

不过,除此之外那便是……

那一晚真的很爽。

简直爽到爆……

清晨,我醒来时就躺在二爷的怀里,二爷单手搂着我,那目光清清凉凉不含有一丝尘埃,我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绣花顶针。

二爷低头看着我,“豆芽,你醒了?”

我点点头,二爷的怀里真的很舒服,那衣料软软的,始终弥漫着一种淡淡的清香。

我闻着闻着,二爷却忽然问我,“豆芽,你知道矿山的古墓里究竟有什么秘密吗?”

我刚要开口,二爷不等我回答就继续说了下去。

“这不是一个一般的古墓。”二爷说,“那青铜门内墓道的尽头,有一块巨大的天石。”

这是二爷第一次同我说墓里的事,我眨了眨眼睛安静的听着。

“这天石上有很多只容一人进去的洞口,我们从两侧的墙壁上去,可以进入到洞里。”二爷顿了顿,“这天石有巨大的能量,凡是进入其中的人,都能看到亡者的世界。”

二爷说,他在里面见了丫头一面,还问了她一个问题。

我问她,你介意我身边多一个丫头吗?

我问二爷,“那夫人怎么说?”

二爷不说话,反正从第二天起,我就搬离了原来那个黑乎乎的小茅房,府里的人都尊称我一句主子,倒是没人叫我夫人,我从始至终也没能住进夫人的房间。

但我并不介意。

因为,我住进了二爷的厢房。

自打那以后,二爷真的不叫我干活了,连他以前的贴身丫头青衣都送给了我,除了偶尔二爷想喝我煮的茶之外,我又做回了那只好吃懒惰的米虫。

偶尔,佛爷也会带着八爷常常光顾红府,喝上一杯我煮的浓茶,佛爷倒好,每次都不多说什么,八爷则缠着我不放。

“你看,我就说我算的准吧。”八爷道,“小豆芽,爷算卦可是很贵的……”

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耳朵不大好,不想听的从来都听不见,我道:“八爷您说什么?”

二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老八,你拿我家夫人开什么玩笑,豆芽,外边凉,进来坐吧。”

于是,二爷便拉着我光明正大的走回房间。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如我最初所想,始终常伴二爷左右,我只是一个小丫头,二爷厨房里的小丫头,能有此报,当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娘亲说我是贱命,贱命都是好活的,我心道,是不是贱命都无所谓,我只愿活的长久一些,可以让二爷此生不再孤独。

庭院深深深几许,

此情寞寞寞几时。

一生执念一对人,

一世痴情一场空。

琴弦锦瑟倾华壁,

花柳繁华郁相思。

醉起朦胧玄度月,

一月花开二月红。

(正文完)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