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卫生
浪货 使劲 夹我宝贝太深了,一家轮乱小说全文阅读|快穿之极品女
日期:2020-05-15 23:04    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没有比现在更折磨人的时刻了。 一边憋尿,一边提心吊胆青儿出事,还要处变不惊地打牌。 王杏儿本来就不会玩牌,打出的牌连连出错。 王青儿和萧炎面色不变,仿佛她就该这么打,顺着她的牌路打下去。 萧炎内心颔首,感叹王杏儿敏锐的观察力。 火车再次开动,须

没有比现在更折磨人的时刻了。

一边憋尿,一边提心吊胆青儿出事,还要处变不惊地打牌。

王杏儿本来就不会玩牌,打出的牌连连出错。

王青儿和萧炎面色不变,仿佛她就该这么打,顺着她的牌路打下去。

萧炎内心颔首,感叹王杏儿敏锐的观察力。

火车再次开动,须臾——

“我想上厕所了。”王杏儿艰难说出。

王青儿撩眼皮看她,“憋不住了?”

王杏儿点头,早就想上厕所了。

“青儿你陪我。”青儿跟在她身边她才放心。

王青儿放下牌,“走吧。”

她们来到厕所门口,如果可以的话,王杏儿简直想把青儿也带进来,关在厕所里。

上完厕所后,王杏儿洗手,她对青儿说:“我们别回去了,要去其他车厢走走吗?”

正当她说这句话时,车厢里传来一阵骚乱,她们听到陌生的语言在怒吼。

有群众的叫声,也有肉搏的声音。

外国人被英勇的军人怼在小间,附近床位的人遭到军人的疏散,在肉搏区域与民众所在处之间,是军人用他们的肉体建立起了防护。

再次将厕所门推开,王杏儿迅速将青儿推进去,她自己也想进去,可是被疏散的人们挤过来了,她拉上门,大喊,“青儿锁上门!”

随后顺着人流抵达下一个车厢。

【任务成功了吗?】关在厕所里,除非对方有□□,无论如何也伤不到青儿。

【没有。】

要是系统有实体,王杏儿会忍不住捶它。

【你告诉我哪里出问题,我才知道防护呀!】她在心里大喊。

【】系统不发一言。

群众都被疏散开来,外国人似乎也被压制住了。

一切看上去万无一失,王杏儿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再吊着。

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是害怕青儿出事?还是任务失败?她都不知道。

手心里全是汗,她往衣服上一抹,走近一名安慰慌乱群众的军人。

她开口才知道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像是哭泣,“哥哥,我把我姐关在厕所里,她会没事的吧?”她指向厕所。

军人看一眼,底气十足道:“放心,没事。”他露出抚慰又自信的笑。

那群外国人真的被制服了,他们的手被手铐禁锢,人被绑住。

群众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他们欢呼,庆祝华国军人再一次胜利。

来自慌乱车厢的人津津有味地谈论,说着他们车厢接连人贩子事件后的另一起激动人心的围捕,也有人担心自己的行李遭到毁害。

事故车厢只留下军人和围捕分子,他们要在下一站到达之时才会离去,将地方还给原来的乘客。

“我去叫我姐出来成吗?”王杏儿压根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为什么青儿还没有被拯救?

王杏儿心慌意乱。

军人看她一眼,又瞥向事故车厢,“可以。”

他带着王杏儿来到厕所门口,“青儿你出来——”王杏儿在门口喊。

身上涌起一股寒意,她没有去寻找源头,因为她知道这股冰冷的视线来自哪里。是那名英俊男子,他浅褐色眸子与其说是漂亮,不如说是蛇眼一般冷静又残酷,那是一种有血腥气的美。

不该坐火车的。

王杏儿心里后悔。

“咔嚓”,门开了。

“姐——”王杏儿头一回叫王青儿“姐”,以至于王青儿不适应,她不知道这是对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面叫姐。

王青儿看向她们所在车厢,犯人被军人围得密不透风,仿佛在接受询问,“没事了。”

她笑,然而敏感察觉到杏儿的波动情绪,“已经没事了。”她再次说,牵起杏儿的手。

王杏儿头颈僵硬,她也想点头说一声“没事了”,然而系统再一次提醒她——

【临时任务:拯救女主,经验值:25点。】

“我们去那边。”她声音干涩,拉着王青儿远离事故车厢。

这厢——

“现在将东西交出来会重新考虑刑罚。”萧炎是领队,他直面英俊男子。

英俊男子笑,轻浮又帅气,“我想我不符合贵国的刑法。”

国际法庭或者送回本国法庭,总之不是被华国处置。

萧炎一行人已经搜过身了,却没有发现东西,当初说的是百分之七十的概率携带病毒。为了着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他们不得不小心小心再小心。

“我很喜欢你们国家。”英俊男子突然聊起无关事宜,“你看你们国家,欣欣向上,你们的军人诚诚恳恳保护人民,治安很好,犯罪率也比我们低。”

他低头,而后抬头,笑道:“你知道我们国家一年执行的死.刑犯是你们国家的多少倍吗?”

他想比划手指,因为被禁锢,只能用嘴代替,“二十七倍,整整二十七倍!”

萧炎不想让他说下去了,对方陡然激动。

“一个祖国不肯原谅自己的子民,它谈何做祖国!犯了错不是应该教育吗?像你们一样,为什么它可以那么残忍!”

他的父亲哥哥当初被捕捉到立即处死,他逃了出来,来到了华国,他爱这里,爱这里的和谐无争。

他祈求留在这里。

病毒从病人身上提取出来,他的目的是运送病毒给另一个国家的某人,赚取路差价。这一笔钱足以让他在华国隐姓埋名,定居起来。

现在被发现了。

他会被送回家乡,像他父亲和哥哥一样接受死刑。

“我很喜欢你们国家。”他再一次说道,唇角的笑温暖,眼里的柔光摄人。

“现在看来要分离了。”他低喃,“我想要一个小小的礼物。”

他瞥向车厢尾尽头,“把你的妹妹们送给我好不好?”语气很轻很柔和。

华国军人的妹妹能陪他上天堂,那一定很幸福。

她们是华国军人的亲属,她们大度、热情,更能理解他,不是么?

他会在天堂里祈求她们将他当做华国人对待,让他体验做华国人的滋味,被祖国保护的人民的滋味。

萧炎一身冷汗。

他掉头看向车厢尾,那里除了站岗的军人没有其他人。

或许后面曾经藏了什么人,但他离去了,去执行他的任务了。

“看好。”萧炎疾步去找女孩。

这边——

一个不起眼的男人在车厢里横冲直撞,当他的目光终于捕捉到两名女孩身影时亮了。

王杏儿拉着青儿走了很远,她们从卧铺车厢来到硬卧车厢。她以为安全了,才放松下来,系统的声音紧接着不依不饶地响起:【临时任务:拯救女主,经验值:25点。】

“杏儿你怎么了?”王青儿头一次主动拥抱他人。

她性格内敛,哪怕是亲人也很少拥抱。不同于杏儿,高兴、不高兴都会扑到他人怀里,进行亲密接触。

“没什么。”王杏儿紧紧拥抱住青儿,似乎这样,坏人就不能欺负。

车厢里的人奇怪地看着她们,前面车厢的恐慌还没有传到他们耳里。

杏儿像是连体婴儿一样紧紧抱住自己,王青儿不得已抱歉对身边人说:“对不起,我妹妹受到惊吓,能不能让她坐一下,我去给她倒杯水。”她拍拍王杏儿的后背。

王杏儿脸色苍白的确不像健康模样。

好心人屁股挪挪,让座。

“我——”王杏儿正要说没事,就看到一名身材矮小的男人,他的目光不怀好意,手插在兜里。

她的瞳孔迅速放大,因为下一秒,对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小注射器,向王青儿的后背扎去。

他的动作太突然了,没有人反应过来。

除了王杏儿——

“打死你个找死的!”

王杏儿爆发,一把将青儿推向一边,手狠狠挥向对方的手臂,抬腿宛若有波涛之势,要一脚将男人踩翻在地下。

男人趔趄,脚跟压实,凶狠迎向王杏儿。

王杏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她丝毫不怵。

周围人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劲,要去制服矮小男人。

“我的人你也敢欺负,我打湿你哟!”王杏儿太激动,嘴都秃噜了。

她面部涨红,拳脚有力击向男子。

先前在她的拍击下注射器已经掉到地上了,她没有想过男子身上可能还有注射器。

想着肉搏顶多脸上添花,再也不会危及生命了。

因为系统已经播报过:【临时任务完成,恭喜宿主已满一百点经验值,请问宿主是否离开世界。】

她没有空回复系统,她情绪激动着呢!

王杏儿以为的肉搏却在青儿的抽气声中和萧炎放大的瞳孔里变质,男子从衣袖里滑出新的注射器,在和王杏儿交接时毫不客气地扎向王杏儿,一把推下去。

他遗憾地说:“可惜了。”只搞到一个华国女人。

萧炎冲上一脚踢翻男子,他的身后跟着两名其他赶来的军人,他掉头大吼,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叫火车提速!”

快速送往医院!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