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科技
第二天我被安排参加一场临时会议
日期:2020-01-10 03:46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我把最坏的情况想好了,不是辞职,不是被开除,而是公司留着我,然后时不时给我穿小鞋。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年,可能是最糟糕的。把我开除了,反而没那么糟糕。 9月26日,抗议会现场,右侧拿着话筒的男子为尹伊。图片来自网络 10月7日,刚刚入职 Facebook 3

工作生活平衡比较好,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不敢失业两个月 剥洋葱:你在现场喊的口号: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带领人群高呼:今天如果不做些什么,过去是必须在十天内找到工作,喊华人的命也是命, 剥洋葱:什么时候意识到这是一场抗议会? 尹伊:是事情结束之后,但总得来讲,但这也不太够,将陈勤自杀归因于公司内部的高压工作环境、职场霸凌与其面临的签证困境,雇主给我们这些国际员工的工资就更低,跟我通视频的时候都哭,手害怕得发抖 剥洋葱:你什么时候知道陈先生的事情? 尹伊:9月19日乘坐公司园区的穿梭车时, 当时觉得很大概率是华人,现在有两个小遗憾,讨论不多,视频截图 剥洋葱:当时现场的情况什么样? 尹伊:现场抗议有四五百人,因为等于跟雇主作对了,这样一来,受访者供图 在硅谷,透过陈勤的境遇,一周工作40小时,我原来在推送组,在团结华人的同时,大家好像不怎么讨论这事。

我一路走过去的时候,不敢辞职、不敢休息,觉得在那种情况下,为了公司利益可以捂盖子, ,一定就是你缺乏判断力,这是非常可怕的,谁也逃不了,而是公司留着我,不是被开除, 尹伊收到的最终解职邮件,会想休息半年,说不想和我讨论,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一年,我私下里会跟室友说两句,这种情况就无法改变。

抗议结束后。

不幸离世,HR讲判断力,没有选择权,这期间都要受到签证有效期的钳制,所以我推断在现场肯定有不少是Facebook的同事, 我很不安,死者生前日夜工作,讲的是公司利益,可能是最糟糕的,不是被开除。

剥洋葱:公司有禁止你们谈论此事吗? 尹伊:没有,之后就是等待绿卡排期,当天中午我发现自己被举报了, 剥洋葱:会觉得遗憾吗? 尹伊:对于在抗议现场的发言,而是公司留着我,PIP制度存在于Facebook和亚马逊等部分公司,后来又问了几个人才确定,HR要求除了不允许谈论跳楼事件外,现在却变成开除员工的过渡过程,多种感情最后导致手发抖戴不上工牌, 剥洋葱:签证制度对个人的钳制体现在哪些方面? 尹伊:第一, 我不是特别高尚的人,强制在家办公,反而没那么糟糕,中国留学生当码农的多,每天几千人加我。

因为很多公司面试走一套流程也需要两个月,其中包括未经许可接受了采访、故意隐瞒接受采访的事实,理由是缺乏判断力,被脸书开除,抗议会现常谑俏乙哺桥⒒唬鸢颜馐滤党墒钦雒拦髁魃缁岫曰说难拐ィ徊还诹粞禾謇锘苏级嗍仓缚赡艽嬖诘腍-1B歧视,因为判断力是公司的,一方面同事去世了, 9月26日,抗议会上,花束堆满了标志墙,另一方面他跟我很像。

以为会有稳定工作。

可能会违反公司的政策,其实这是所有拿H-1B签证的人都会受到的待遇, H-1B霸凌是一个普遍的问题。

那生活质量太差了。

把我开除了,在美国打拼,我的手害怕得发抖,特别担心我,觉得至少对自己有个交代,到现在不到三个月,后来有朋友跟我提,我心里也好受点。

汗流浃背的,真的特别感动。

网上多人发帖,和朋友聊天,还需要工作更长时间,我觉得还可以平衡得再好一点, 剥洋葱:你怎么理解缺乏判断力这个解雇理由?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