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护理网寻美
无锡一美容院罚业绩不达标员工自扇嘴巴,打得不标准要罚款
日期:2019-06-09 09:37    编辑:admin    来源:网络整理
完不成业绩就自己抽自己嘴巴,而且打得不标准还要“罚款”,达到“效果”了则可以免除扣罚。潘伟在入职无锡市区一家美容美发机构后,经历了五花八门的“扣罚”及

据扬子晚报·紫牛新闻12月25日报道,完不成业绩就自己抽自己嘴巴,而且打得不标准还要“罚款”,达到“效果”了则可以免除扣罚。

干了十几年美容美发的潘伟(化名),在入职无锡市区一家美容美发机构后,五花八门的“扣罚”及“体罚”,让他感觉相当“吃不消”。当最终没有逃过“自抽嘴巴”的“体罚”后,他心生退意,没曾想老板先“开除”了他。因为索要被拖欠的工资,老板甚至还将其微信拉了“黑名单”。

究竟其中的真相如何,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进行了相关探访。

业绩考核之下,五花八门的“处罚”

如果不是被逼抽自己一百个嘴巴,32岁的潘伟也许还会继续在无锡这家店干下去。

今年9月份,因前同事邀请,在福建厦门做美容美发行业多年的他,辞职来到无锡,并在10月份正式入职位于无锡市区广勤路上的美发美容店上班。根据之前的“招聘约定”,潘伟将担任“美发经理”职位,八千元的月薪加上补贴、业务提成,每个月可以拿到万余元。“我福建的同事,是这家店老板的舅舅。说起这个事,觉得各方面待遇不错,说还能有小股份,所以就过来了。”

此前,年过而立之年的潘伟,已经在美容美发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堪称行业“资深人士”,对行业的规则和“潜规则”也都了如指掌。不过,这一段在无锡的行业生涯却依然令其印象深刻。“在这里工作了60多天,感觉压力特别大,业绩要求非常高,基本上完不成业绩,店里大多数人都是这样。”

完不成业绩,怎么办?该机构制定了一系列的“扣罚”标准。潘伟提供的微信工作群截图显示,罚款标准和额度五花八门。比如在员工管理方面,员工没签到的每人罚1000元,在群里传播负面的罚2000元,管理人员没签到的罚3000元,闹事的罚5000元。而在业绩指标考核方面,完不成的每人罚款200元,找理由的工资里双倍扣,等等。

此外,还有就是花样繁多的“体罚”,包括10公里跑,吃辣椒、洋葱,以及喝整杯的醋,等等,并将惩罚的视频在工作群内进行发布。“每天晨会要下达当天的业绩指标,到了晚上没有客人基本可以歇业时,开总结会,对照业绩,一个个地接受惩罚。”而惩罚的内容,由于种类繁多,老板通常在上午晨会时就会公布,提醒员工们当晚的“体罚”内容具体是什么。

“之前曾经有一次,员工被专门带到(无锡锡山区)羊尖(镇),要求大家一直跑到(隔壁)常熟,来回十公里肯定有的,就是为了体罚完不成业绩的员工,而且老板亲自监督。”不过,潘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尽管实施了在员工们看来非常“严苛”的惩处措施,但是大家的业绩并没有因此出现明显的提升。在其印象中,包括他这个“美发经理”在内,大多数员工根本无法完成业绩考核目标。“我这个经理,实际上也就是销售,大多数时候也完不成。”

潘伟透露,由于机构的运营模式主要是推荐入会并“办卡”,因此同事们的工作重心就是跟客户推荐,并拉拢办充值卡,每个员工每天的业绩考核标准,从一两千元开始,各有区别。不过,来到无锡之后,潘伟发现,这样的考核标准,他这个“资深人士”也经常完不成,更不要说其他的新人了。

看到男同事抽自己一百个大嘴巴 女员工全哭了

12月14日晚上10点多,按照“惯例”,又一次的“总结会”开始了。

当天上午9点开始上班,到此时,潘伟和他的同事们已经忙了近14个小时。在会上,有同事提出来,要求老板明确大家的上班时间,在过去的这些日子里,他们经常加班,甚至连下班时间都没有明确。同时,也有人提出,希望老板尽快把此前答应的“误工费”发下来。

据悉,这家店是今年9月份开业,员工多是当时开业时过来的“老员工”。根据当时招聘的“口头约定”,像潘伟这样从其他机构“挖”来的员工,每人给予3000元的“误工费”,并承诺在入职后的两个月内发完。尽管公司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但是大家对这一块的“补贴”还是非常关心的。

听到这些“埋怨”,当天负责的店长立即来火了,直言个别人要生事,恫言要处罚。潘伟看到这个情形,就说了句“希望不要针对个人进行处理”的话,被喝斥其是不是要做“出头鸟”。“那一晚上,气氛不太好,没想到会这么处理。根据规定,认定闹事的也要罚款的。”不过,总结会上的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体罚”的最终执行。

当晚,潘伟也因为没完成业绩,被罚自己抽自己嘴巴一百个,“老板会示范,要求一定要脸抽红了,抽得有效果才行,然后把视频公布到工作群里进行公示。”他说,根据规定,男员工没完成业绩,一人抽100个嘴巴,女员工做上下蹲100个,打得不狠,蹲得不标准,再一人罚500元。如果达到了效果,可以免除“罚款”。为了达到“效果”,老板还表示自己带头打,给大家“做示范”。在潘伟的回忆中,当晚有6位员工被罚“自抽嘴巴”,结束后,女员工们哭成一团。

当天的“自罚”结束后,潘伟的内心感到一阵阵屈辱,心生退意。毕竟自己也是30多岁的人了,做这个行业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内心接受不了。“我当时已经想着辞职,一方面是在这里压力太大,没业绩感觉狗都不如,在这里感觉得不到尊重。同时,经常的高额罚款,也没法承受。”因此,他当时已经想好,做到年底就准备辞职回家过年了。

但没曾想,当第二天他准备上班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移出了工作微信群,同时有同事传达了老板的口信,称其“不用来上班了”。此后,围绕着没结的工资和补贴等6000多元薪资补贴,潘伟与老板进行了多次交涉,均无果,直到最后老板直接将其微信号“拉黑”。“老板的电话原来不知道的,后来找其他人要的,一直也不接电话。”说辞退就辞退,还不给结清工资补贴,老板的“任性”,让他接受不了。“起码有个手续吧,该给的钱也应该给吧。”

上周五(12月21日),因为维权无果,潘伟第一次到无锡市梁溪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准备进行投诉维权,不过因为所携资料不全没有被受理。本周一(12月24日),他向劳动保障监察部门提交了相关的“证据”,包括企业的营业执照副本复印件、“体罚”的视频、微信工资转账记录及考勤记录等,办理了投诉维权登记手续。“劳动保障的人说,5个工作日内立案,然后60天内调查处理清楚。接下来准备再等一段时间,等处理结论。”

不过,在此期间,他自己也将继续努力寻找老板,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认为门店形象被诋毁,老板要起诉

12月25日上午,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与潘伟再度来到这家机构进行了解。现场,他拨打了老板王某的电话,接通后,对方不发一言,随后挂了电话。
  • 本类最新
  • 时尚
  • 新闻
  • 生活
  • 视觉
  • 微爱
返回顶部